成都家具网-成都家具行业领导者。客服热线:180-4666-4830 廖先生
当前位置: 首页 » 家具资讯 » 选购保养 » 正文

宋代家具研究之“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3-22  浏览次数:1052
核心提示: 榻的名称出现于西汉后期,当时主要指的是一种低矮的坐具。东汉刘熙在其《释名》中说:榻,言其体,榻然近地也,小者曰独坐,主
  “榻”的名称出现于西汉后期,当时主要指的是一种低矮的坐具。东汉刘熙在其《释名》中说:“榻,言其体,榻然近地也,小者曰独坐,主人无二,独所坐也。”看作床的一种,直到唐代中期及其前,坐具、卧具仍多称床,也称榻。

  到了宋代,榻的功能仍然较为多变,它既可以供人躺卧休息,也可以供人在上面活动,摆放东西,而且也可以供人垂足而坐,这时似乎它已在使用功能上转变为坐具。目前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时期榻的形象多于床,其形制也比床丰富。由于榻在使用功能上的多种选择,因此这一时期的榻无论是在结构上,还是在装饰与造型上都有丰富的表现,宋词中屡有涉及,如宋吕谓老词《水调歌头·送季修同希文去秀》曰:“十年禅榻畔,风雨扬茶烟。”宋人欧阳澈词《蝶恋花·拉朝宗小饮》曰:“解榻聚宾挥玉尘。”北宋初期,由榻还引出一个著名典故:南唐在强大的北宋政权面前奴颜婢膝,以求苟延残喘,但赵匡胤还是发动了对南唐的战争。后主李煜派使节去问赵匡胤征讨之因。赵匡胤回答:“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毫不掩饰其政治雄心。之后,这句以“卧榻”喻事之语成为名言。

  榻的结构 榻本是低坐起居时代中较具代表性的家具品种,在宋代这一重要的家具转型期,榻依然表现了旺盛的生命力,既有早期箱形结构的发展,又有基于建筑大木梁架结构的家具框架结构的更新。譬如,南宋马和之《唐风图》中的榻仍具有早期箱形结构榻的特征;镇江市博物馆藏北宋景德镇窑影青孩儿枕中女孩所卧的榻较为拙厚,通身饰以卷草纹,有粗矮的足,保留了唐代家具的风尚而有所发展;南宋《蚕织图》中的板榻已十分简洁实用,榻面45度格角榫的形式以及足间牙头、牙条的设置使得榻本身已具备了宋代家具的典型特点,也可以看作是后世明式家具经典风格的源泉所在。 箱形结构为隋唐以来的传统形式,与此形式相结合的是束腰与托泥的形式。这种榻古朴端庄,底座多带有壸门装饰,和后来兴起的框架结构的榻相比,不免多费材料,工艺也变得复杂,例如,宋佚名《维摩图》中的三围子榻即是如此。

  为此,王世襄先生在《谈几种明代家具的形成》一文中说:“从研究家具制作及演变的角度来看,宋人《维摩图》是一幅很重要的绘画。古代画家很少将家具的细部刻划得如此仔细精到。他使我们看到床围子的制作是攒框装板做。边框素混面起双阳线,边框内子框起脊纹和边框的一条阳线交圈。边框转角处委角。子框和边框用大格肩榫相交。框内的装板一律用浅色的瘿木,取得不同木材色泽对比和天然活泼纹理与谨严精密的木工对比的脱俗、耐看的效果。这些做法我们都可以在明代家具中看到,故感到亲切而熟悉,足以说明明代家具如何继承了宋代家具的造型、结构和线脚,包括选料和配料。不过,《维摩图》中的床身却与明代的罗汉床大不相同,我们还举不出一件采用台座式造型的明代壸门床。我们不妨说明代家具继承并发展了床的上部而简化了其下部。我们有可能在传世实物中发现一件明制罗汉床其围子近似《维摩图》中所见,但其床身将是四足的,而不会是台座式平列壸门的,明代对宋代家具既有继承,也有简化和摒弃。” 属于束腰托泥式的有北宋《妙法莲花经》插图、北宋李公麟《维摩演教图》、宋佚名《十八学士图》、南宋苏汉臣《婴戏图》等画中的榻。

  而属于有托泥而无束腰式的远多于前者,例如北宋王诜《绣栊晓镜图》、宋佚名《白莲社图》、宋佚名《宫沼纳凉图》、宋佚名《孝经图》(图2)、宋佚名《白描大士像》、北宋李公麟《维摩诘像》、宋佚名《维摩图》、宋佚名《羲之写照图》、宋佚名《乞巧图》、南宋佚名《槐阴消夏图》、南宋高宗书《孝经图》、南宋李嵩《听阮图》、南宋马和之《孝经图》、南宋牟益《捣衣图》、南宋时大理国《张胜温画卷》(维摩大士坐榻)、南宋佚名《荷亭对弈图》、南宋佚名《女孝经图》等画中的榻。 属于框架结构的则有贵州遵义永安乡南宋杨粲墓出土石雕榻,而宋佚名《高僧观棋图》、宋佚名《薇亭小憩图》、宋佚名三彩陶枕画《柳阴读书》、宋佚名《东山丝竹图》、南宋赵伯骕《风檐展卷》、南宋马和之《荷亭纳爽图》、南宋佚名《韩熙载夜宴图》、南宋佚名《蚕织图》、南宋佚名《荷亭婴戏图》、山西平阳金墓砖雕《二十四孝·王武子妻割股奉亲》等中的榻也是如此,其典型结构形式为有四足,部分足间有横枨,与前述箱形结构榻相比,它们在形态上趋于简洁,在装饰上大为减少。 榻的造型和制作材料 宋代榻在造型上大多比较低矮,属于高榻的较少,北宋《妙法莲花经》插图、宋佚名《维摩诘像》中绘有高榻形象。

  另外,多数的榻属于板榻,即有一块平板的榻面供人坐卧休息。板榻又被称为“四面床”,使用这种无围子的榻,一般需要使用凭几或直几作为辅助家具,如宋佚名《梧阴清暇图》中使用直形腋下几,而宋佚名《白描大士图》中使用天然树根三足曲几。 宋代也有围子榻,这种榻多设置三面围子,如宋佚名《维摩图》、南宋马和之《孝经图》、南宋苏汉臣《婴戏图》等画中均有这样的榻,贵州遵义永安乡南宋杨粲墓出土的石榻也是三围子榻。这种榻的结构更为科学,利于装饰,到了明代更为盛行,清人还将具有三面围子(高度较低)的榻称为罗汉床。如前所述,王世襄先生就将宋佚名《维摩图》中的三面围子榻叫做罗汉床。 南宋佚名《韩熙载夜宴图》中的两件榻通身髹黑漆,色调沉着。框架结构,四角立有角柱,角柱下部有牙头与牙条进行加固。

  榻的左、右、后三面设计了高度相同的高围子,围子上均饰以绘画。榻的坐面均呈“凹”形,其前部还在两边配置了两块高度约为围子一半的挡板,中间留出约有五分之二榻宽的空档供人上下。挡板兼具扶手功能,譬如韩熙载的手就扶于其上。这种颇具文人气息的榻造型别致,为后世罕见。 另有相当部分的宋榻背后设置屏风,这在贵族与士大夫家中颇为流行。这种榻屏一般为独屏,偶见多屏,如宋佚名《槐阴消夏图》中的木制凉榻后就立有一座山水画独屏,轻便适用,宋佚名《孝经图》中则绘有三屏榻屏形象。屏风上以山水画作为装饰的最多,例如宋佚名《白描大士图》、宋佚名《高僧观棋图》、宋佚名《乞巧图》、宋佚名《十八学士图》、宋佚名《羲之爱鹅图》、南宋刘松年《补衲图》、南宋牟益《捣衣图》(图4)、南宋佚名《荷亭对弈图》等画中的榻均是如此。 这一时期,山水画之所以能够如此盛行于榻屏有着深刻的文化背景,即山水观念在宋代文人审美思想中占据了重要位置,这种对自然物的观照可以使他们摆脱尘世的喧嚣,澄净自己的内心。

  宋佚名《白描大士像》中的榻较为独特,底座不是常见的壸门造型,而是加以了简化,以方取胜,别有特色。榻后有屏风,为榻屏中罕见的二折型。榻屏中间的装饰极为复杂,为类于龟甲纹的四方连续图案,周边也为花边与多瓣花朵的组合。 在制作材料上,宋榻以木榻为主,另有竹榻、石榻等。竹榻主要用于夏天,如南宋洪迈《夷坚支志》癸卷五《白云寺行童》载:“淳熙三年夏,吴伯秦如安仁,未至三十里,投宿道上白云寺,泊一室中。喜竹榻凉洁,……不解衣曲肱而卧。”石榻较少见,《宋朝事实类苑》载:“王樵,字肩望,淄川人。性超逸,……预卜地为峁,名茧室,中置石榻……” 就整体而言,宋榻较为朴素,这和当时政府大力倡导节俭不无关系,如《宋朝事实类苑》卷四一《王樵》记载:“天圣七年,诏士庶、僧道不得以朱漆床榻。”但是仍然有些富贵人家贪图享受,我行我素,在榻上大肆装饰,例如,宋人周辉《清波杂志》卷七《卧榻缕金》载:“至宣和间,蔡行家虽卧榻亦用滴粉销金为饰,赵忠简公亲见之。其奢俭不同如此。”

 
 
[ 家具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家具资讯
点击排行